<tbody id='u9139b4l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txfqk1ut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qip0ble'>

  •   >  首页 > 散文

    散文

    搬家那些事儿

    一生不搬家的人恐怕没有。 从本质涵意讲,搬”的是家具物品细软,而家”作为风土人情精神寄托之建筑,是搬不动的。 你离开这个家到别的地方,人走了,家还在,留下一片记忆情绪,就叫故乡”、老家”。 那情结便是割不断的乡愁。 两岁时,父亲从石拐煤矿到一个叫公忽洞的村子教书,村民牵一头驴就驮起全部家当,母亲提个包袱跟着,我骑在驴背上开心顽皮,这是母亲后来说的,我记不清楚其它的细节,只知道那是我出生后第一次搬家。 从热闹的矿区到了只有十几户分散农家的山沟,隐约感到孤独闭闷,好在那时生态良好,融入原始的自然环境泰戈尔散文诗集,见牛羊马驴、鸟兽虫蚁,天籁音响,蓝天丽日。 跟母亲开荒种地,作务庄稼。 与邻家娃娃玩狼吃羊”、猫抓兔”、请人摆家家”,全依托那山、那水、那树林沟岔。 慢慢习惯下来,成为它们的朋友玩伴。 偶尔跟母亲出山到大发矿区赶集,一毛钱买一个大白馍馍一个牛奶冰棍,香喷喷醉人,是极好的享受趣味。 合作化后,父亲调到乔圪齐任教,离家五十多里,开头是每星期往返一次,后来不得不搬家。 记得是村组长赶一辆牛拉木头磆禄车(老乡叫二柄子),沿坎坷不平又窄又险的山道走着,母亲和我坐在车上,护着堆积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,足足走了一天,天黑才进了父亲收拾好的一孔土窑洞。 星期天,跟母亲拾柴,摘野果子、采野花,捉蝈蝈、追花鼠、掏鸟蛋、打蜥蜴......这些童年的趣事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,是顺从本能、单纯率真、自然简朴、清心寡欲的生活,也成为我爱好和性情的起点和基调。 58年成立人民公社,学校合并到邻村的爬榆树,两个大土窑洞的教室,学生挤得满满当当。 给我们搬家的据说是全公社唯一的一辆胶轮大车,三套马拉,十几里路的距离跑了两趟。 都是母亲跟车招护。 当时父亲吃商品粮,母亲和我们弟妹落了农业户,成为爬榆树的正式社员。 我们的家是靠山挖的窑洞,出门就见树林花草,听鸟鸣虫唱。 在那自由的田野与天空,想象可以随时展翅高飞。 就在这个大村里,也搬了几次家,先从土窑洞搬到文教科为教师盖的土木结构房,几年后又搬到父亲买得土房里。 父亲退职后和母亲弟妹们进山放羊。 我成家留在原址。 几年后,我翻盖老房,搬出来暂住在为知青盖的砖房里。 两个月后,又搬回里生外熟”的砖木结构新房。 头一次安装玻璃窗,心和室内同时明亮起来。 坐在家里,就可以看到院外和对面山坡如镶入画框的美景,时有鸟儿虫儿流线般飞向蓝天,将我们对生活的希望带向高远,引起对未来的憧憬与动力。 我当了会计后,经常到公社、县里开会办事,偶尔也到市里。 看到出人头地者往城里调动,搬家住楼房泰戈尔散文诗集,很羡慕。 七十年代初,乐拓、许淇、李仰南、富刚、高金等作家记者到我们村,我在土房里接待他们。 院子里养着猪羊鸡,觉得很寒酸土气。 许淇说,这才是真正的家,甲骨文的家字就少不了猪。 乐拓说这才是生活,不要离开这儿。 在他们的影响下,读书多了,思维也开阔深刻起来。 开始在报刊杂志发表文章。 赠的买的书籍刊物越来越多,就请铁木匠打造一个铁体木头面的书柜,又做了一个木头书架。 摆在偏室里,聊作书房。 直到参加工作,跑几十里山路上班,下乡进城,都是围老房子转,虽在家的时间不多,仍不想搬家。 一是在别处买不起房子,二是不想离开乡土。 后来子女们在包头成家,我和妻子业余种着儿女们的几亩土地,耕读乡村泰戈尔散文诗集,虽感忙碌受苦,也甘心情愿。 待到离开工作岗位,需帮儿女们照顾小孩,就不得不离乡背井到了城里。 这是最艰难的一次搬家,很多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东西挑选半天还得带着。 书籍小心谨慎地装了三十多箱,让进城拉运的村朋亲友捎了几趟。 人和随身生活用品离开了,家和灵魂还留在故乡,如失魂落魄的骇子和脱离枝干的树叶,被什么风吹的飘零无着。 先是租房住,总觉不踏实。 内心对生活的印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开始感到离开乡村的枯燥和人海中的孤独。 两年后买了一套旧楼房,在城边上,混合着农村与城市的特征,给人以矛盾的心理。 心想这回安顿好了。 谁料想儿子的平房拆迁,暂时又和我们挤到一起。 等到安居工程定下来,为了方便清静,就与儿子分开。 两室一厅不到七十平米,终于有了一间书房。 为节省费用,我用自行车搬运书籍,每日五六趟,十几天才运完。 十一平米摆了三个大书柜,一个小书架,配一台写字桌,显得充实舒心。 一晃十几年的城市生活日记,越来越感觉喧嚣、吵闹和烦心,又想搬回老家农村过田园乡野生活。 安静地读书和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 人老了,不在乎家的装饰格局,原始的质地比一切时尚豪华更舒适美妙。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黑塞在《乔迁的遐想》中说他感激住过的每一间房。 我觉得凡住过的居所都有一些深印灵魂中的情愫。 不能轻易搬动。 况且搬一次家总要少一点东西,多一些牵虑。
    泰戈尔散文诗集 韩少功散文 中秋节散文 春天散文

      <tbody id='02ax5qr7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5qpsioqy'></small><noframes id='cmadupku'>

    上一篇:上一篇:红色土地上见偶像 下一篇:下一篇:上海出海口文学社盐城分社正式揭牌
      <tbody id='83daha5g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bkt6ndfg'></small><noframes id='lcphu8cc'>